消费者在等悦刻的答案

上半年的一个周末,一位同事驾车带着汪莹在北京市区跑店。他们打听销售情况、了解产品知识,一阵看似无心的闲聊,引起了店员的怀疑与警惕:“你们是不是要自己开店?”

疫情初期,是汪莹创办RELX悦刻近3年来压力最大的一段日子。“不知道哪天才可以上班,就像在黑夜里奔走看不到光亮。”

  ▲汪莹

等到疫情稍有缓和,汪莹就开始密集出差,她曾经连续出差一个月,跑了好几个城市,见了一大堆人。为了解一线情况,汪莹还多次带着同事到专卖店“暗访”。

她惊喜地发现,虽然疫情让线下销售一度停摆,但悦刻依然保持了高速增长,且增速超过正常年份,市场份额还在不断增加。

今年以来,受监管、疫情等因素影响,电子烟行业风云突变。有统计显示,国内共有超过1800家电子烟相关企业已经注销或吊销。就在这个月初,为期两个月的电子烟市场专项检查行动结束,被约谈的电子烟及互联网企业达136家。

身处电子烟这个风急雨骤的行业,一路穿越风雨,悦刻在行业的头部阵营实现了绝对领先。在2020年这个特殊年份,在内外环境的倒逼之下,它还在不断自我进阶。

几天前,悦刻宣布今年投建的生命科学实验室正式启用,该实验室将系统研究电子雾化气溶胶在人体细胞、动物层面的减害程度,并开展临床前安全评估。同时,悦刻还公布了一个长达十年的科学计划,倾力打造一个全球科学研究平台。

去年年初,悦刻理化实验室投入使用,成为悦刻科技引领产品安全的护城河。此次随着生命科学实验室,也意味着这家行业头部企业正跨越技术的浪潮,迈向科学的深海。

“悦刻希望成为一家值得信任的企业。”汪莹说,电子雾化行业背后所有的争论和观点分歧,都源于科学上未知的问题有待回答。科学是获得信任的基础,作为头部品牌,悦刻有责任拓展电子雾化行业的科学边界,不断探索并回答未知。

用科学回应争议

9月18日,深圳国际生物谷的RELX悦刻实验室里,在医药级的专业给药设备中,小白鼠正在被动“吸烟”——进行气溶胶吸入实验。在另外一个区域,实验人员还设置了行为偏好观察室,系统评估小白鼠的偏好等。此外,实验室还配有细胞实验和生化实验区域,十几位研究人员正忙着通过显微镜等专业设备观察和研究小白鼠的细胞受损情况等。

显微镜下的小白鼠,指向的是一个行业的敏感话题:电子烟到底多大程度减害?

一直以来,电子雾化器这个“新物种”备受争议。英国公共卫生部发布的数据显示,电子雾化器相对传统卷烟减害95%。但是,作为可减害产品,电子雾化器减少了哪些有害成分?如何让减害性发挥到最大?除了减害,存在的其他影响是什么?人们该如何应对这些影响?这些问题并没有答案。

在悦刻联合创始人、研发与供应链负责人闻一龙看来,因为太多未知,所以需要探索。因此,悦刻今年领行业之先建设生命科学实验室,展开针对悦刻产品的毒理学研究。

悦刻实验室负责人姜兴涛介绍,毒理研究是化妆品、护肤品、新药物开发的一个必要流程,这也是食品科学中的一个重要模块。“悦刻产品的毒理学研究,需要探寻的是数十种不同的气溶胶化学成分对不同身体组织、在不同维度所产生的影响。”

他介绍,悦刻目前已与中国科学院深圳先进技术研究院、中山大学等6所大学、2家医院、9个科研机构建立不同维度的多个合作项目,并取得了多个研究成果。

  比如,通过实验室研究发现,悦刻产品在苯、4种亚硝胺等有害气溶胶成分方面分别减少99.1%和99.8%以上。保守估计,气溶胶细胞毒性也至少降低90%以上。另外,悦刻产品气溶胶未显示出遗传毒性,肺纤维化风险也更低。

“设立生命科学实验室是一个极具开创性和突破性的尝试,我们在这里产出的关于电子烟吸入毒理的研究发现,可能会对行业的发展产生深远的影响。”闻一龙说,悦刻科学工作的使命,就是在好奇心和求知欲驱动下探索未知,通过系统的科学方法收集证据,证明悦刻产品的低风险伤害,最终把产品的使用权交给用户。

从走得更快到走得更远

生命科学实验室的设立,悦刻早在2019年初就埋下了伏笔。

彼时,伴随着各路投资者纷纷入局,电子烟成了“风口”,一批批企业争先恐后而来,产品战、渠道战、价格战烽烟四起。

刚成立一年的悦刻,启用了行业首个理化实验室。该实验室专注于电子烟稳定性、雾化液安全性、烟气安全性、核心原材料等方面的深入研究,在化学层面严格把控雾化液和气溶胶的化学组成、潜在有害物释放水平,成为悦刻供应链与品质体系深度管控的核心工具,同时也引领了整个电子烟行业的技术升级。不久前,这一实验室通过了CNAS(中国合格评定国家认可委员会)认可。

“理化实验室通过CNAS认可、生命科学实验室启用,是悦刻迈出向科学进军的坚实一步。”闻一龙说。

一个路线图也由此更加清晰,即悦刻构建的“1+4”科学研究路径。“1”,指的是持续严控产品品质。“4”,则指的是建立理化研究、毒理研究、临床研究和长期影响评估四大模块,系统性开展对电子雾化器的科学评估。

这一科学路径的建立,展示了悦刻科学创新能力完成了从点到面的布局,也意味着它既追求向上生长,更崇尚向下扎根。

汪莹说,悦刻成为一家值得信任的企业,而实现它靠的正是技术、产品、科学研究。相比之下,科学是最难展示但却最重要的一块。

创立悦刻以来,汪莹一手打造了一个“技术的悦刻”。

毕业于西安交通大学的汪莹崇尚简单理性,笃信技术改变生活。甚至女孩子所着迷的逛街买衣服,在汪莹这里也可以用技术解决:她用EXCEL算出今年需要买的衣服,分门别类,同样的一件衣服可以一次买8件。

在技术上“耍酷”,也是悦刻特别得意的事情。

上个月,悦刻用于防患未成年人购买电子烟的向阳花系统已从1.0版升级到2.0版,并完成在全国范围内全部4000家悦刻专卖店的部署。向阳花系统是悦刻在2019年12月启用的未成年人智能保护系统。1.0版借助AI智能、人脸识别等技术,通过专卖店内专用平板电脑“姓名-证件号-人脸”三重验证,系统可精准识别出验证用户是否成年。2.0版则创新地采用“一店一码”方式,顾客只需在付款前扫描专卖店内专用二维码就能快速验证年龄,操作起来如“健康宝”一样便捷。

技术自信之外,悦刻还有引以为傲的研发自信、产品自信。目前,悦刻在全球已申请400余项专利,其中超过一半是发明专利。

悦刻发布的行业首份企业社会责任报告显示,悦刻一个新的雾化弹口味的诞生需要至少80天的时间,近500人的参与测评,近100次的配方反复调整,而每个样品的上市几率只有千分之1.5。

尼尔森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5月,在国内19个新一线城市中,悦刻已占据封闭式电子烟市场份额的68.9%。

从走得更快到走得更远,面向未来,站在发展的关键十字路口,非科学无以致远,悦刻选择走向“科学”。

自我进阶背后,映射出一个头部大玩家的激情与梦想,一个长期主义者的野望与信仰。

10年夯实科学“底座”

行业的软肋,往往会成为头部企业的盔甲。

“我们所了解的电子烟的危害大多基于观念,而不是科研证据。”广东省药理学会理事长、中山大学新药成药性评估及评价国地联合工程实验室主任刘培庆认为,现阶段电子雾化器已跨过产品验证的初期阶段,利用现代医学、毒理学等方法对其进行理化安全性、临床学和行为学研究成为一种必须。电子烟头部企业对科研加大投入,一定程度上也扩大了行业对电子雾化器的认知半径。

“悦刻将在未来十年持续投入,建立悦刻全球科学研究平台,打造从微观到宏观,从化学、生物学到社会科学研究的完整科学链条。”闻一龙说。

具体而言,悦刻将在全球建立多个科学实验室,与多所医院建立长期合作,对超1万名悦刻用户进行定期回访,开展长期健康科学评估;同时与多所专业科学评估机构建立合作进行长期毒理学研究,对悦刻产品中的成分完成吸入毒理的系统性评估;在人才培养方面,悦刻还将与所知名大学建立长期项目合作,成立电子雾化器科学研究的博士后工作站,并组建一支科学家团队等。

  显而易见,这个长达十年的科学计划,注定是一场耗时费力的攻坚之战。值得一提的是,在地球的另一边,悦刻还在打另一场硬仗。

美国是全球最大的电子烟市场,PMTA(全称Premarket Tobacco Application,即烟草上市前申请)是美国市场的通行证。“为了获得市场准入许可,我们已经启动了一系列全面的研究计划,旨在为FDA提供信息,证明悦刻产品在美国上市会对公共健康有帮助。”悦刻北美科学事务负责DonaldGraff 介绍说,悦刻在美国组建了专业的PMTA团队,并与4家全球权威机构合作,委托它们在美国对拟申请产品进行完全独立的安全性检测及临床研究。

程序繁琐、价格高昂,但在汪莹看来,闯关美国市场并不是一场豪赌,而是悦刻走向成熟的必经过程。

如果说进军美国市场将为悦刻打开全新的发展视野,那么,投入十年之功夯实科学“底座”,则见证了悦刻的初心和使命。

2018年初,汪莹和Uber的几位同事一起创办悦刻。她说,从创业初期平均每3天就加入一个新人,到今天行业风云变幻悦刻仍牢牢站稳行业第一的宝座,自己的工作状态和心态并没有什么变化。

“理性是悦刻的企业文化。摆事实讲道理,价值观一致,做自己认为对的事情。”她说,行业喧嚣之下,悦刻始终都是一个孤独的行进者。

手执烟火以谋生,心怀诗意以谋爱。汪莹说,悦刻是诗意的,而科学,恰好就是悦刻的诗。

汪莹相信,悦刻有勇气也有能力去尝试解答行业未知。如今,悦刻跨出的这一小步,也许是行业的一大步。

因为,放眼全球,有超过10亿的烟草消费者,他们在等待更多问题的更多答案。

免责声明:市场有风险,选择需谨慎!此文仅供参考,不作买卖依据。

相关文章